【耦耕读书会之十七】吴钩:宋——发达的金融体系

正在热映的电影《无双》,讲述了一个制造伪钞的故事。事实上,早在宋代,社会上就出现了制造伪钞的犯罪团伙。之所以有伪钞,是因为宋代发行了世界最早的纸钞——交子与会子。10月27日,著名历史研究者吴钩先生做客北大汇丰第十七期耦耕读书会,从宋代的“无双”讲起,为大家展开了一幅宋代金融体系演变的长画卷。

吴钩先生从电影《无双》讲起,引发思考

 

吴钩先生在讲座中首先抛出问题,引发了大家的思考。宋朝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的假钞?因为宋朝人开始使用纸币了。纸币是价值符号,一张废纸就可以变成金银财宝来使用,因此激励很多人冒险造假钞。广为人知的纸钞有两种:四川交子和东南会子。

 

跟现代的纸币相比,宋代交子、会子有什么特色?

宋朝的四川人用交子购买商品、交税,因此交子可以算作货币。宋徽宗时期,朝廷企图在全国范围发行四川交子(钱引),不过失败了。到了南宋,使用纸币的范围更广,流通最多的是东南会子。此外,宋代还有纸帖子、竹木牌和钱牌,现在还能看到的只有钱牌。这些都是代用币,因为当时北方产铁和产铜的矿区都沦落到外族手里,且宋朝政府财政困难,所以宋代只能大量发行纸币,铜币充足时能维持日常琐碎的交易,当缺少铜的时候,代用币就成了支付工具。纸币虽然弥补了货币不足的欠缺,但也存在弊端。一是纸币面值比较大,最低也是200文。二是纸币容易造假。

 

明代也有代用币。明前期使用的是大明宝钞,发行毫无节制,因此迅速贬值,跟废纸差不多。明代后期大量白银流入,和纸币相比,白银使用起来的麻烦程度是超出我们想象的。每一次交易必须称重,验成色,非常麻烦。同时,明代对铸造铜钱非常不积极,整个朝代铸造铜钱的量只相当于北宋一年的数量。因此在货币不足的情况下,人们只好将贝壳、布、稻米和皮毛当成代用币。和宋代相比,虽然都是代用币,但是区别非常明显。宋朝的代用币本质是信用,是价值符号。明朝的代用币,本身就是一种商品,而非信用符号。因此可以想象,宋朝的信用经济要比明朝更发达。

 

现场听众认真听讲

 

除了纸币,宋朝还出现了哪些金融工具?

首先来看看空名度牒。度牒是出家人的身份证明,在宋代,合法的和尚和道士都要由官方开具证明,宋朝发放度牒需要收取费用。后来政府便通过发行空名度牒增加财政收入,空名度牒便成了有价证券。本来度牒是有名字的,但为了方便度牒的买卖,就有了无名度牒。

 

其次是便钱(飞钱),类似现在的汇票。宋朝使用的货币主要是铜钱和白银,纸币只在四川陕西等地流通。铜钱非常笨重,不利于异地交易。于是,宋朝开汇票凭证帮助商人汇兑铜钱,这就是便钱。一方面,便钱有利于商业的发展;另一方面,宋朝政府也出于自身的考虑,方便实现财政转移。相对于宋代,明代的货币长途转移非常麻烦,比如商人要将一万两银子送到山西,需要雇佣两个人担过去;如果政府需要转移税收,也是需要通过物理搬运。

 

第三种是交引。首先从专卖的角度看,宋朝对食盐、茶叶和香料的贩卖实行国家专卖制度。商人首先要到一个叫榷货务的机构,取得茶引等凭证,然后拿着凭证到盐仓取食盐,或者到茶场取茶,再去贩卖。另一个角度是入中制度。宋朝边境驻有军队,需要大量粮草。商人去部队里卖粮草的过程就是入中。政府为了吸引商人入中,给予商人更多优惠,商人到边境,卖他的粮草商品,可以领到一个价值更高的交引,例如卖一万块粮草给边境军营,领到的交引可能面值两万。商人可以拿交引兑换现金,或换成茶引等凭证、再领取茶盐去贩卖。

 

讲座现场

 

宋朝有没有一个类似央行的机构?

接下来吴钩先生讲了发行金融工具的机构,包括官营和私营机构。首先是解库,解库类似当铺。其次是寺庙经营的长生库,古代的和尚非常富有,有时候他们会放贷。第三是银行,古代的银行就是金银首饰铺子。除了金银首饰,银行还卖生金银并提供金银铜的兑换服务。第四是交引铺,商人拿到交引后,有时候官府的茶盐货不足,没法及时兑换,商人可以将交引低价卖给交引铺。交引商将交引屯起来,等有货之后再去兑换,这交引铺相当于买卖交引的证券交易所。为了盈利,交引铺会利用垄断地位,压低交引价格。如果交引只能低价卖给交引铺,商人入中的动力就会减弱,导致宋朝边境收不到粮草。此时政府就会“入市护盘”,设一个买钞所,高于高价买入入中商人的交引。第五是检校库抵当所。宋朝有一些孤儿,父母留了遗产,但小孩子没有能力处理而且亲戚可能会来抢,因此政府成立检校库,孤儿获得的遗产必须由检校库一一登记保管,定期政府发给孤儿生活费供其生活。但遗产会随时间流逝而减少,于是出现了政府决定将检校库托管的财产拿出来投资,成立抵当所,类似于开银行,用放贷的利息支付孤儿的生活费。这很像是信托投资。

 

最后两个重要的金融机构是榷货务与内藏库。南宋时期剩下三个榷货务,京师的榷货务职能就是发行纸币。榷货务掌控了茶盐,可作为准备金保障发行会子的信用。此外,榷货务还有发行有价证券的职能。内藏库则承担了发行铜钱、国家储备、给政府机关提供资金以及运用储备回笼纸币与有价证券的重要职能,与榷货务一起发挥了中央银行的部分作用。

 

吴钩先生对比了宋朝金融和明清金融

 

宋朝与明清的对比

此外,吴钩先生还介绍了明清时期的金融机构和金融工具。主要是票号与银票。银票不是货币而是存单,但也有纸币的功能。因白银不利于搬运和交易(称重),银票的出现解决了这两个问题。晚清时期,山西票号到处都设了可以兑换银票的分点,白银汇兑比明朝更加方便。明朝时还没有出现票号,也没有银票,因此,白银的长途转移要靠搬运,而搬运白银必须请保镖。总之,一种货币如白银没有证券化的时候,不管搬运还是交易都是很麻烦的。

 

宋朝金融和明清金融的区别在于,宋代的金融机构如抵当所、榷货务,都是官方设立的,虽然民间也有解库、长生库和交引铺,但官方设立的金融机构最为发达。同样,各种汇票和交子、会子,也由官方发行。因此,宋代最大的特点是政府有意识推动金融发展,而明清的当铺、票号以及各种汇票都是民间自发产生的,明清政府采取一种袖手旁观、不介入的态度。

 

进一步思考,一个传统国家在金融转型时,到底哪种形式更好一些?国家介入,还是自由放任呢?可能不同历史阶段,答案不同。社会转型阶段,必须要国家深深的介入,用政府的力量去发展。这不仅是宋代给我们的启示,也是来自西方近现代发展史的借鉴。在国家完成近代化之后,可能就需要政府守住边界,不要过度干预市场。因此,答案是灵活的,要针对特定的历史进程中辩证地看待。

现场观众与吴钩先生交流

 

最后,吴钩老师就宋代发展问题与现场听众互动交流。北大汇丰公关媒体办公室主任、经济金融网主编本力老师代表学院向吴钩先生赠送纪念品并合影留念。

本力老师向吴钩先生赠送纪念品

 

在场师生与吴钩先生合影留念

 

吴钩先生近年来致力于宋代社会生活史、经济史、法政史研究,著有《宋:现代的拂晓时辰》、《风雅宋:看得见的大宋文明》、《原来你是这样的大侠:一部严肃的金庸社会史》、等作品集。

 

耦耕读书会由腾讯•大家、北大汇丰商学院MBA项目、经济金融网联合主办。读书会旨在为商学院营造读书氛围,引导学生们主动读书、深入思考。

 

撰稿:李昕达

摄影:冉昊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