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课程讲座|舒适之、周玉兰:保险金信托、人寿保险与家庭财富管理

2018年1月7日,平安信托舒适之和平安人寿周玉兰做客北大汇丰,为同学们带来了《保险金信托与财富传承》和《人寿保险与家庭财富管理案例》的主题讲座,雎岚教授主持了讲座。

 

舒适之,现任平安信托总公司家族信托团队产品经理,在高净值客户财富传承、资产保全领域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目前,他管理着平安信托多个家族信托产品,并于2016年参与研发了平安保险金信托产品。

 

周玉兰,平安人寿(深寿)十大金牌代理人,连续三年收入全国第一,国际理财规划师(RFC),双倍MDRT会员以及IDA国际龙奖。十余年从业经历,经手了诸多经典保险理赔案例。

 

首先,舒先生分享了《保险金信托与财富传承》。他由家族信托引入,指出家族信托相对于其他理财产品,起点较高,被称为“皇冠上的明珠”,一般1000万现金资产起步。他简要介绍了一些业界著名家族信托的经典案例:如洛克菲勒家族信托,梅艳芳家族信托等。

            

舒先生用刘备托孤的故事巧妙地给大家介绍了什么是信托,讲述“受人所托,代人理财”的特性。接下来,通过信托当事人、信托的分类、投资范围、优势和功能等知识,进一步介绍信托。他指出,目前市场上主要是集合信托,而家族信托和保险金信托委托人都是个人,属于单一信托。信托的投资范围相对较广,覆盖固定收益,私募证券,PE等。信托能将财产管理权、所有权和受益权三权分离,具有资产隔离的功能。

接下来,舒先生重点介绍了01年中国颁布的信托法。他强调,信托法规定,债权人无法追偿信托资产。但是,如果设立信托前,债务已经呈现,所设立的信托很可能会被取消(截至目前,中国尚无判例可循)。此外,信托资产与信托公司的资产也需要严格分离,信托公司的破产不会影响信托资产,可由委托人交由其他信托公司管理。

 

就家族信托而言,他指出家族信托在大规模资产传承方面拥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目前,中国的家族信托发展刚刚起步,伴随着高净值人群的逐渐壮大,潜在市场空间巨大。就保险金信托而言,保险金信托的财产不是现金,而是保单的受益权。目前在中国,大额保单渐渐增多。大额保单的保险金赔偿如何分配、使用等问题,激发了市场对保险金信托产品的需求。

 

他提到,保险金信托主要有美国模式和日本模式两种,日本模式为先买保险,再设立信托;而美国模式为先设立信托,再由信托作为投保人购买保险。在国内,主要采用的是相对简单的日本模式。总体而言,保险金信托结合了保险和家族信托的优势。信托不仅有效解决了保险金的使用问题,同时还可以个性化、灵活分配,如用以激励和约束后代等。家族信托、保险金信托,都是他益信托(受益人为委托人以外的人),是真正的信托。

随后,周玉兰女士分享了《人寿保险与家庭财富管理案例》。首先,周女士谈到她从业十余年来,对寿险的认识。寿险是对人生的风险管理,有风(险)才有(保)险!她强调,保险不是理财,不是挣钱的工具,而是真真正正的保障工具。

 

人生风险和自然风险是客观存在的。面对风险,大家只有两种选择,即“自保”和投保。虽然在短期,自保能暂时节约保费的支出,但是在长期,投保能够用杠杆撬动更大的保险金额。

 

周女士分享了她从业经历中三个真实案例。第一个案例,关注“退保”。缴清保费再退保,得不偿失。特别是家庭出现财务危机的时候,虽然选择退保可以得到现金价值,补得了一时,却失去了终生的保障。之后的两个案例,更是凸显了客户患重大疾病,对家庭造成的伤害。而保险,是摆在亲情面前的最后一道保障。只有真实的、发生在身边的例子,才是最打动人的。周女士的精彩分享,引发了同学们深深的思考。如果说,家族信托、保险金信托更多地聚焦于高净值人群的财富管理;那么保险,即便是对于普通人,也是留给最想照顾的人的最后礼物。

最后,周女士介绍了高净值人群常见的风险,主要有四大风险,即债务风险,婚姻风险,生命风险和传承风险。例如,对于企业经营风险(债务风险),保险建立了企业、家庭的防火墙,将保险资产和债务隔离。她指出,买保险,要遵循“买对需求,买全保障,买足保额,配置好比例,写对受益人”这五个原则,并结合自身实际情况,进行充分的保险规划。

在互动问答环节,同学们就海外信托、保险金信托、重疾险购买等问题进行了提问,舒先生和周女士分别进行了充分且详尽的解答。二位嘉宾的精彩分享,使得同学们对家族信托、保险金信托和寿险,有了一个更为清晰的认识。

最后,在热烈掌声中,讲座圆满结束。讲座之后,大家热情交流并合影留念。

 

注: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观点。

(文章转于北大汇丰风险管理与保险研究中心公众号:PKURMI001)

 

摄影:薛常永、范庆辉

撰稿:温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