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院概况 > 新闻动态 > 教授观点 > 何帆:你的一生过得幸不幸福,跟很多慢变量有关系

何帆:你的一生过得幸不幸福,跟很多慢变量有关系

发布时间:2017-08-18 09:55:25   浏览:[] 发布人:guoqian

  大数据时代,预测变得流行,但是,这个复杂的世界经常是无法预测的。

  经济学家何帆提醒,世界改变的最终动力来自慢变量,一个人的幸福也跟慢变量关系更大,因此,我们要更加重视慢变量,才能更接近真相。

何帆,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经济学教授,海上丝路研究中心主任

  今天我要跟大家讲的题目是“大数据时代的思维模式”,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在大数据的时代,大数据什么是可以预测的,什么是不能预测的。

01

大数据能预测人的行为

  有一个著名的科幻作家叫阿西莫夫,他的代表作是《银河帝国》。他讲到银河帝国时代整个银河帝国适合人类居住的行星有2000多万,真正是大数据。

  他讲银河时代有一个天才数学家叫谢顿,谢顿发明了心理史学,由于他的数据非常多,他可以预测历史,但每一个人都很特别,所以预测不了单个的人。

  在谢顿、阿西莫夫看来大数据可以预测未来,但不能预测每个人独特的行为。

  阿西莫夫错了,大数据时代能够预测的是人的行为,而不能预测历史。为什么是这样?给大家举几个例子,大数据可以帮助我们做什么?

  案例一:

  有人拿大数据来预测葡萄酒,因为之前你给葡萄酒评分,要有很多品酒师,品酒师的味蕾、感觉都跟一般人不一样,他得有独特的天分。后来普林斯顿大学的剂量学教师提出预测的想法。

  当时就是利用一些数据,葡萄酒的生产地今年光照的时间多长、第一次下雨的时候多少,把这些资料输进去,开始公布自己预测的结果,第一次公布今年葡萄酒是百年不遇的最好的葡萄酒。

  结果发现他确实预测对了。

  为什么?大数据时代的第一个规律就是你不一定会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你不一定发现它的因果性,但你会发现它的联系。

  你知其然,但不一定知其所以然,所以有很多看起来不在内行的外行会打败内行,一个研究剂量经济学的经济学家会打败那些原来靠自己毕生丰富经验的品酒大师。

  案例二:

  我的经验是有人比你更了解自己。有人做网上赌场,后来开始搞线下赌场,赌场里有一个叫做痛苦指数——痛苦点。

  什么意思?我们去赌场赌钱,每个人对风险的承受能力是不一样的,有的人输一百万面不改色心不跳,有的人输100块就难受。每个人都会有一个痛快点,到一个点的时候你就再也不想来。

  作为赌场老板最佳策略是什么?当你快要达到你的痛苦点之前叫你停手。当你进入这个赌场,你的信息就进入他的数据库。

  他的数据库预测,你的痛苦点可能是1万美元。他有监测器看你输到多少钱。当你输到9900块钱的时候,奇迹就会发生,一个年轻貌美的公关小姐到你身边让你好好休息一下。

  原来你有什么不懂的话你就去问专家。比如医生,过去为什么要听医生的话?为什么要把我们的生命、健康交给一个陌生人?因为我们认为他了解我们的身体比我们自己了解的还更多。

  但现在做医生很麻烦,因为经常会有病人拿着诊断书跑到医生办公室里说,你是不是给我诊断错了?你怎么知道我诊断错了?因为我Google了一下,在中国百度一下。你看有很多人得的是跟我一样的症状,得的是这个病,不是你给我诊断的这个病。

  所以我们能够看到在大数据时代,最容易预测的其实是我们每个人的行为。

  为什么?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习惯的奴隶,你认为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其实当你认为自己跟别人不一样的时候,是你最幼稚的时候。

  当你成熟之后你会发现你跟别人都一样,我们什么时候认为自己跟别人不一样?我们初恋的时候认为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别人的爱情都是虚假的,只有我的爱情是刻骨明心的。现在都结婚了,都有孩子了,回头看看都一样。

02

大数据不能预测历史

  所以在大数据的时代,当人数足够多的时候,每个人的生活的规律可以相当准确地被预测出来。

  但什么没有办法预测出来?历史是没有办法被预测出来的。

  为什么?因为这个世界是一个复杂系统,什么是复杂系统?我们走出演艺厅,我们看到外面的世界,真实的世界,都是复杂系统:天气是复杂系统,我们人类社会是复杂系统,我们的经济体系是复杂系统,股票市场是复杂系统。

  而复杂系统是不能够被预测的。你说我还不信邪了,最简单的复杂系统是沙堆,你到海滩上用沙子堆沙堆,能不能越堆越高一直堆到月亮,不可能。

  当你堆到一定高度的时候,整个沙堆就会非常不稳定,往上放一粒沙子这个沙堆就会崩塌。但你无法预测当你往上放一粒沙子这个沙堆会崩塌,还是往上放100粒沙子这个沙堆被崩塌。

  所以从理论上来说,沙堆是不能够预测的,不能预测怎么办?这个世界是不可知的,干脆我们什么都不要去管了。

03

我们要改变思维方式,关注慢变量

  这个世界不能被预测,并不意味着这个世界我们不能够更好地接近事实的真相,但我们必须要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

  我们更多需要的是去关注慢变量,什么是慢变量?有快变量有慢变量,什么是快变量?今天我们讨论的很多内容很多快变量,但有一些是是慢变量。

  比如海边看到海上有波浪,我问你海上为什么有波浪?你的兴奋是快变量,所以你很快回答我,因为今天海面上有风,无风不起浪。

  如果你关注的是慢变量你会知道为什么海上会有波浪,因为有月亮,因为有太阳,所以有了潮汐现象。月亮就是一个慢变量,月亮离你很远,月亮不会天天出在新闻联播里,没有新闻,月亮看起来跟你没有直接的联系,但是正是因为有了月亮才有了潮汐现象才有了海上的波浪。

  比如我们讲到人口的变化,比如我们讲到重大的科技革命,比如我们讲到地缘政治,有很多都是慢变量,看起来跟你没有联系,但你的一生过得幸不幸福,跟很多慢变量是有关系的。

04

学会突破原来的界限

  还有一个就是我们要学会突破原来的界限,今天演讲的嘉宾有很多讲了边界、阈值,我们要讲到互联网时代创新,最简单创新的办法就是混搭。

  什么是混搭?混搭就是把已经存在的东西,用另一种大家意想不到的方式重新去做。

  因此,你说创新有什么难的?创新没有什么难的。创新就是混搭,什么是混搭?混搭就是现在的时尚。

  你去问一下身边的美女们,他都教你怎么穿衣服混搭才混的最好,这个东西本来中国人会的,后来忘了。中国人穿西装就是混搭出来的,穿个西装,系一个黄色的领带,穿一个解放鞋,再一看红袜子。

  时尚人士说穿错了,西装要套装,颜色不能超过两种。于是穿上了套装,系上了领带。而到了达沃斯论坛,比尔·盖茨来了,上面穿一个便西装,下面穿牛仔裤,下面穿一个运动鞋,时尚人士说看混搭得多好。

  你要能够创新,首先要记得要超过你原来的领域,穿过你原来的边界,努力地在和其它领域、其它知识能够勾连起来,然后才能够创造出来更多的可能性。

  怎样才能跨界,怎样才能创新?首先得要和别的领域里的人能够拉勾起来,先把他拉过来、勾过来,万一拉过来、勾过来不是你想要的怎么办?然后踢掉,休息一下,接着拉过来、勾过来。

  通过不断地超越自己原来的领域,通过不断放弃你自己相信的东西,慢慢的你把它放空之后,你会发现自己能够处在更好的状态,而这个状态能够成就我们每个人的野心时代。

  我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注:来源丨笔记侠(Notesman),活动: 2016野心时代·拉勾之夜,笔记侠作为合作方,经主办方和讲者审阅授权发布笔记。PPT来自嘉宾。整理:笔记侠

  (编辑:郭倩)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