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院概况 > 新闻动态 > 媒体报道 > 【北大研究生教育】只计耕耘莫问收—记我的导师海闻教授

【北大研究生教育】只计耕耘莫问收—记我的导师海闻教授

发布时间:2017-06-28 09:26:53   浏览:[] 发布人:shengxc
  记得上小学时有人问我以后要上北大还是上清华,我毫不犹豫地说要上北大。因为很早就接触了鲁迅、胡适、钱穆等民国时期北大教授的著述,所以内心对于北大自由独立的学术精神充满向往。有幸进入北大读书是在2013年从对外经贸大学保研进入北大汇丰商学院,虽然校区在深圳,但也能感受到属于北大的那份对真理的追求和坚持,而给予我教益最多的是我研究生时的导师海闻老师。
 
  与海老师的相识始于2012年,其时我刚获得汇丰商学院的保研名额。由于自己在本科时期学的是国际贸易专业,以后也想继续从事这个方向的学术研究;而海老师又是贸易领域的巨擘,因此就早早联系了海闻老师,希望他做我的导师。在信中,我长篇大论了一番自己在本科时的小小“成绩”,内心希望加重他回信的砝码;但一边又忐忑不安:“像他这么忙的大牛怎么会回信给一个还没入校的学生呢?”。没想到,信发出去两天就收到了回复,我还记得海老师在回信中写到:“谢谢佩源同学的来信!感谢你对我的信任。汇丰商学院选导师一般在研一下半年,届时你可以跟我联系。如果你对国际贸易理论感兴趣且有时间的话,建议你读读每一期的”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和 AER 或 JPE 上文章,总结一下国际贸易理论的最新进展,我有空跟你谈谈。”
 
  于是我就开始读这些国外顶尖期刊上有关国际贸易理论的文章,花了半年时间,也就是大四整个第二学期,最终撰写成了一篇30页的国际贸易理论综述。这份综述之所以花这么长时间,是因为每一篇论文我都要从头到尾推导一遍,一篇文章的推导过程可能就几十页。现在回过头来看,也正是这一段时间,我大量阅读了经济学学术文章,系统性补习了相关数学知识,为我之后的学习和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进入汇丰商学院之后,我如愿选择了海老师作为我的导师,并担任了他的研究助理。我与海老师每个月要见两次面,向他汇报学习和研究的进度。在这个过程中,他敏锐的洞察力、丰富的知识使我受益良多。记得有一回海老师要参加深圳市政府一个有关城市发展的座谈会,我协助海老师准备一些数据材料,不得不说,海老师的诸多想法,用数据去验证的确是符合的,这使我不得不佩服他扎实的功底。海老师虽然是个大忙人,但在对学生的指导上从来不马虎。他绝不会因为自己是学院领导就放松对我们毕业论文的指导。在指导论文的过程中,海老师组织了一次开题和两次预答辩。他认真地听取每一位同学的展示,耐心又毫不留情地指出我们论文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修改意见。
 
  在毕业论文开题时,我曾经总结了主要的发展经济学理论,对其提出批判,并且将自己的论文起名为《发展经济学为什么会失败》。海老师认为就硕士论文而言这个选题太过宏大,建议我在博士阶段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并且指出了我的想法中存在的逻辑漏洞。我也据理力争,在同门面前我跟海老师拉锯战了十几个回合,最终败下阵来。跟海老师的“辩论”让我得到了非常多的启发,也让我发现自己最初观点的不成熟,并进行了改进。这个想法虽然最后没有成为我的毕业论文,但在接下来这一年的申请中,我还在继续思考这个问题,海老师也认为我这个选题非常有意义,值得深入研究下去。近期与海老师合作,我们已经将这个想法形成了一篇论文。现在回想起来,当初与海老师的“辩论”太过“自信”,特别感谢海老师对学生悉心的包容和指导。
 
 
图为海闻老师与同学亲切交流
 
  海老师虽然在学术上严格,但是也十分体谅学生。有一次他第二天需要一个材料,但我第二天有期中考试,他得知后就自己熬夜准备材料,叫我安心准备考试。除了学术教益,海老师在生活方面对我们也很关心。记得有一次他从无锡回来,提了一大盒水蜜桃,分给我们几个同学吃,给了我三个,我吃了两个,放在柜子里一个,最后忘取了,结果那一个坏掉了,现在想起来甚为可惜。
 
  在我申请博士的过程中,海老师也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在2015-2016的申请季中,海老师一共帮我提交了37份推荐信,每一份都是他亲自填写评价。虽然最终我只拿到乔治华盛顿大学经济系没有奖学金的录取资格,但海老师还是鼓励了我不要放弃。他跟我讲述了他下乡时期的经历,他在农村十年,30岁才大学毕业,所以告诫我不要心急。于是,在2016-2017申请季中,我鼓起勇气再次申请,海老师这次帮我提交了20份推荐信。我自己也告诉自己,这是我最后一次申请博士了,不行我就去业界找工作了。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次我终于拿到了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经济系的全奖录取资格,以及新加坡管理大学和意大利博科尼大学的录取资格。最终,我决定像海老师当年一样去美国攻读经济学博士,在学术研究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
 
 
图为海闻老师与本文作者
 
  回首在北大的三年,真的是我成长最快的一段时光;也是在这段时光里,我努力达到了自己设定的目标。这一切都与海老师的谆谆教诲有关,与他的言传身教有关。我想起来海老师的本科老师——厉以宁老师于1955年从经济系毕业时写的一首诗,“溪水清清下石沟,千弯百折不回头,一生治学当如此,只计耕耘莫问收。”是的,“一生治学当如此,只计耕耘莫问收”,我想这就是海老师,也是所有北大老师们的写照,同时也是对我们下一辈学人的教诲。
 
  (来源:北京大学研究生教育,2017.6.28,作者李佩源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2013级硕士)
 
  (编辑:熊艾华)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