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院概况 > 新闻动态 > PHBS人物 > “正步”走出商学院——仲教官和他在北大汇丰的学生们

“正步”走出商学院——仲教官和他在北大汇丰的学生们

发布时间:2017-09-12 09:27:59   浏览:[] 发布人:shengxc
  “40.07.93”
 
  一串数字挂在两人高的“毕业墙”上,像刻度,也像密码。
 
  “有困难?冲上去!” 仲教官把扬起的手迅速落下,做出一个干脆的动作,“我相信这200多名学生现在一旦碰到团队作战,就能迅速,有序地搞定。” 
 
  他说的是北大汇丰商学院2015届的毕业生。
 
  那串数字是他们接力翻过毕业墙的时间。
 
 
这串数字是很多第一次踏进训练场的新生听到的第一个传奇。
 
  2017年8月28日
 
  “由于台风,原定的军训汇演推迟了。”
 
  仲教官叫仲竹军,江苏人,是学院综合素质建设与测评中心的副主任,也是今年新生军训的“设计师”。
 
  黝黑,健壮,短寸,他身上鲜有“不惑”的痕迹。“我可以做60个俯卧撑,如果活动开,70个也可以。” 仲竹军说,教官某种程度上要当“恶人”,而过硬的实力就是“怼”学生的资本。“要求学生做到的,自己首先要做到。”
 
  接踵而至的两场台风把整个珠三角吹的七荤八素,也让军训意外成了现实意义上的“洗礼”。 大街小巷的断枝残叶和着近30度的水汽氤氲蒸腾,让人刚迈开腿便觉得衣衫贴身,鼻腔冒火。
 
  但仲竹军的节奏没乱,“虽然军训只有七天,但我们已经准备一个月。”他掰着手指头:从军训基地的联系到部队教官的选拔和培训,再到训练内容的修改和确定,每一项工作都是教官们“掐着点儿”完成。“我们有预案。”
 
 
仲竹军的“预案”指的是一排遮雨棚,是教官们在军训前两天紧急搭建的,可以抗8级大风。
 
  在驻港部队,仲竹军曾经担任仪仗队的海军副旗手,这是只有军中精英才有资格担当的荣光。他的微信“朋友圈”里,除了现在所从事的户外教育,八成与部队相关。“生命中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不后悔!”建军90周年那天,仲竹军在“朋友圈”写下了这样一句话。
 
  今年的军训,在以往的队列、军歌、军体拳训练之外,特别安排学生参观了位于惠阳秋长的叶挺纪念园。园中粗朴的故居和附近的纪念馆让很多90后的年轻人第一次了解了这位领导南昌起义时只比他们大不到十岁的“北伐名将”。
 
 
叶挺的名字是当年腾云学堂教师陈敬如为他改的,意为“人要上行、叶要上挺”,寄望其挺身而出、拯救中华。
 
  陈迟还没看过《建军大业》,但来深圳报到前给吴京贡献了票房。如今,已经是军训团旗手的他一招一式都有模有样,“通过军训的严格训练,我明白军人即使在和平年代,也要进行刻苦的训练,随时保持着紧张的状态。”他再次确信,沙场上的肌肉酸痛和电影院里的血脉膨胀完全不同。
 
  “希望今日肌肉的酸痛,成为明日进步的催化剂。”同为新生的朱明渊说,“第一次早操就安排俯卧撑、深蹲、蛙跳、长跑等高强度的体能训练,在风雨中做任务的时候我的确叫苦不迭,但想到其他同学也在默默咬牙,看到每个人脸上除了疲惫还有拼命的倔强,我体会到整支队伍不怕艰难、坚忍不拔的意志,随之感觉挑战自己的极限也没有那么困难。”
 
 
军歌训练是每年军训的重要内容,因为它既可以让同学们“唱出来”,又可以让同学们“听进去”。
 
  事实上,“团队”、“国家”、“挑战极限”这些学生们口中的关键词正是仲竹军希望这些“修行者”7天之后获得的“真经”。“要真正树立起国防意识,而不仅仅是会操枪弄炮。”他认为这才算是把国防教育做到实处。
 
  不多的流泪记忆时常把仲竹军带回5年前的罗浮山下。2012级的军训汇演上,“像黄河之水,汹涌澎湃,把日寇驱逐于国土之东”的铿锵合唱如炸响在操场上的雷,声震四野。“很多同学,包括我,部队的教官,还有海老师,都留下了眼泪。”因为他们仿佛看到了彼时正在一千多公里外的钓鱼岛海域与日舰对峙的中国海警船。
 
  “‘北大汇丰,商界军校’的口号,外沿印在横幅和标语上,内核印在同学们的骨子里。” 仲竹军特别看重这种感情。
 
  2009年8月31日
 
  清晨,载着2008级124名学生的大巴,驶出深圳,揭开了学院军训的序幕。
 
  仲竹军回忆,北大汇丰商学院的海闻院长提出“商界军校”的教育理念后,北大深研院通识教育中心的丁嘉辉主任便召集了教官筹划具体方案。“关键是怎么把内容夯实,真正把理念和实践结合起来。”他坦言,“因为没有研究生阶段军训的先例,那时对这个完全没有概念”。
 
  最开始的尝试和本科生阶段的军训并没有不同,甚至不是在操场上。在H栋前的空地上,5个教官带着学生开始了训练,包括队列、体能和仪容仪表。“当时只是希望把学生集中起来,用军队的氛围和纪律严格要求。”
 
 
2008级的陆艳在当时新闻稿的最后说“军号吹响!同学们!火速集合!全速前进!”
 
  “但在这种情况下,想用军人的作风感染学生是很困难的。”和仲竹军一样部队出身的教官们都知道,当一天兵和当一个月兵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为此,体育人文社会学硕士毕业的教官李明明被派往军营体验生活,从站岗到训练,无役不予。
 
  中国的学生军训已经开展了20多年,现在依然存在着“学生学习压力大”与“无法结合当下和未来”两个方面的困境。“我们需要了解学生的想法。”丁主任让仲竹军和教官们深入到学生的各项活动建设中去,在学生中设定教学目标,收集训练数据,并接受来自学生的建议和反馈。
 
  说起与学生们的交往,仲竹军感觉有点像秀豆糖,先酸后甜。“2010级的邱国波找来的西点军校的材料就帮了很大的忙。”他挠了挠头,“但我第一次和田圣杰说话,汗就下来了。”
 
  田圣杰是2012级的学生,先天腿脚不便。仲竹军试探着想给他些“特殊照顾”,没想到被一句话顶了回去,“您觉得我和同学有什么不一样吗?” 仲竹军语塞,只好依他。
 
  如今,碰到田圣杰这样的老学生,仲竹军总是不免要和他们一路“吹牛”。而“吹牛”的内容,无外乎学院的发展和现在的军训。他们都承认,军训以及各种军训“周边”已经成为他们北大汇丰记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看看这精神气儿!”家住在西湖林语的王叔早上散步在北大操场附近时,总是被校园内的口号声吸引。他2010年退休后从布吉搬来了西丽湖。也就在同一年, 北大汇丰商学院的全日制学生开始了每周三早上一小时的训练,这种训练要持续一年半。
 
  经过8年多的探索,学院的学生军训体系已经非常清晰:首先是7天的开学军训,让学生一开始就树立起“商界军校”的理念。接下来是为其一年半的日常训练,全面加强学生的体能。“以前跑个800米都有人晕,现在95%的同学都可以完成三到五公里的训练。”仲竹军强调这并不是要求体育成绩,“可以慢,但要完成。”几年下来,以前考几天试就有学生晕倒的事情已经不再发生了。
 
  近年来的军训早已不是跑跑步那么简单,军事情境中更加融合了户外教育的内容。仲竹军认为这对于商学院的学生来说是一种额外的福利——验证课上所学。“领导力,首先是要能够领导自己的身体。”在他看来,带领团队去完成任务时,你不仅要思考如何用所学的理论把面前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的同学们安排得当,还要面对同学对你领导魅力、组织能力的质疑。
 
 
学院专门成立综合素质建设与测评中心,军训也逐步进化为体系完善的“军事情景领导力课程”。
 
  在商学院军训的基础上,北大深研院的通识中心延伸出了“健身课”、“户外领导力”等众多课程,鲲鹏社、自行车协会、户外协会、马拉松协会等各个门类的专业学生社团也陆续成立。“一开始,我的健身课只有一个学生,然后是四五个留学生,现在仅仅商学院的学生就有十几个。”仲竹军的跟踪调查显示,这些经常来健身房“举铁”的学生基本上都是学生会和各个社团的主力。“这在以前是很难想象的。”
 
  仲竹军把这归结于“气氛已经形成了。”但如火如荼地气氛也给人手本就不充裕的教官们造成了很大的压力。“目前全职的教官只有两个,而我们要面对所有的学生。”他说,在目前的情况下,只能让现有的教官不断地“充电”,去北京体育大学、解放军理工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地交流学习,还自费去学习各种相关的技能。“这样才能勉强满足各种比赛、运动会的需要。”
 
 
北大汇丰MBA代表队获得第六届亚太地区商学院沙漠挑战赛团体季军。
 
  今年5月,第二次参赛的北大汇丰MBA代表队就获得了第六届亚太地区商学院沙漠挑战赛的团体季军。而这背后便是仲竹军主持的三个月魔鬼训练,“这是领导力素质提升课程的一个有说服力的验证。”他在欣慰的同时,已经开始思忖下次参赛的成绩压力了。
 
  2008年12月20日
 
  北大汇丰商学院2009年新年晚会在深圳五洲宾馆举行。
 
  当着北大老校长许智宏、著名运动员李宁、深圳市老书记李灏和全院师生员工的面,海闻说了这样一番话:
 
  “纵观历史,放眼全球,我们不难发现,成功人士除了知识能力之外,都具有一种不屈不挠的拼搏精神,一种顾全大局的牺牲精神,一种团结协作的集体精神。可见,要使我们的学生成为商界领袖,成为社会真正需要的人才,不但要教授他们知识和能力,还要培养他们精神和素养,而‘军校’恰恰是培养这种精神和素质最好的地方。”
 
  “世界上许多成功的企业家正是军人出身。美国的西点军校不仅培养军事人才,也培养了数千名在国际舞台上叱咤风云的企业家、经理人。从这个意义上说,西点军校堪称美国最优秀的‘商学院’。北大汇丰商学院要想办成中国商界领袖的摇篮,我们就要以‘军校’的方式来办学。”
 
 
海闻说,今天请李宁来,就是希望学生能以他为榜样,培养顽强拼搏、追求第一的精神,而具备这种精神的人,在各行各业都能取得成就,做到第一,做到最好。
 
  从两年前开始,这样的聚会已经成为商学院的一种仪式,举杯过去,更宣誓未来。就像评论家们认为4个月前举行的北京奥运会开启了中国的新时代一样,海闻把这篇讲话命名为“2009:踏上打造中国商界军校的历史征程”。
 
  “来到课堂上我一看,台下的学生都齐刷刷地传上了军装,挎着枪。后来才知道,原来海湾战争爆发了。”在华中科技大学的讲座上,海闻又一次提起了自己在美国教书时的“震撼”。他说这个“震撼”来自于美国对于军人教育的重视,“军人一样要懂政治、经济,社会,如果什么都不懂,怎么知道要带着怎样的目标上战场呢?”
 
  仲竹军也听过这个故事,所以他知道海闻关于国防和国防教育的思考肯定开始于更早的年代。“他多次和我们说起,自己最大的荣耀是当过民兵扛过枪,最大的遗憾是没有成为正式的军人。” 这句话的背景,正是海闻1969年“迎着珍宝岛的隆隆炮声”奔赴“返修前线”的那段经历。
 
 
1969年到1978年,17岁到26岁,海闻最好的青春时光献给了北大荒。
 
  事实上,在许雨萌读书的时候,学院已经开始用“能、智、体、德”四个字来阐释军训本身,以及这背后的价值。
 
  这种提法开始于海闻在2015年接受的一次采访。彼时,刚为球赛开完球的他对Shenzhen daily的记者说,这四个层次逐渐深入,缺一不可。进入商学院,最基本的就是学商业管理知识,这就是所谓“能”,这是第一层次。第二层次是“智”,就是要学经济学,这要求学生不仅知道要怎么做,还要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第三层次是“体”,这不仅仅是指身体状况,还是指一种精神面貌。最高层次是“德”,就是要培养出有领导力、有自制力、有远大视野的商界领袖。“让每个北大汇丰的学生都能永远具有奋斗精神,永葆朝气和活力是学院人才培养的重要目标。”海闻强调。
 
  后来,所有人都发现,军训恰恰是连接这四个层次最好的桥梁。
 
  许雨萌是2013级的学生,现在国家外汇管理局工作。“商学院的军训带给她最大的收获在于‘团结’和‘自律’”。“团结”在于对学院强烈地认同感,而“自律”则在于时刻保持学习状态并自觉抵制诱惑的能力。和她一样,很多同学都渐渐地发现“军训”这件事如宝藏般的丰富和可贵。
 
  “当前,社会上人们的公民意识不够强,个人主义较重,考虑个人得失多,关注国家社会少,影响了社会的更好发展。作为一名大学生,应该把个人的事业和祖国的发展结合起来,为国家发展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说这话的张知微刚刚结束了2017年的开学军训,正式踏上了自己的“商界军校”之路。
 
  仲竹军说,他和海闻院长相信,即使现在军训已经不再安排正式的正步训练,但是这些曾经踏着正步走进商学院的孩子们,也能“正步”走出商学院。
 
 
北大深研院通识教育中心、北大汇丰商学院综合素质建设与测评中心和中国户外教育研究中心的教官与课程开发专员们:从左到右依次为王冠森(助教),胡继杰(教官、开发专员),李明明(教官、开发专员),仲竹军(副主任、教官、开发专员),余代彬(教官、开发专员),覃峨(教官、开发专员),曹威(教官、开发专员)
 
  (撰稿:晓春 摄影:桑隽漾 洪梓超 等)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