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院概况 > 新闻动态 > PHBS人物 > 【教师】Jaehyuk Choi : 我为什么离开高盛,加入北大汇丰?

【教师】Jaehyuk Choi : 我为什么离开高盛,加入北大汇丰?

发布时间:2017-05-15 15:32:53   浏览:[] 发布人:shengxc
  香港岛北岸、紧邻维多利亚港一带是皇后大道,这条香港开埠后的首条沿海市中心道,所经之处是高端商业金融区。
 
  高盛亚太区总部设在皇后大道的长江集团大厦,位于中银大厦和汇丰银行大厦之间。这幢摩天楼棱角位全被“削平”,像个四方盒子,据说这符合李嘉诚在风水上的讲究。
 
  四年前,Jaehyuk Choi的办公室从纽约西街搬到这里。彼时,他已在高盛总部工作了近六年,来香港仍担任量化分析师,从事与数字打交道的工作。
 
  Choi是数学科班出身,在韩国科学技术院(KAIST)取得数学学士学位后,进入麻省理工大学攻读应用数学的博士学位。毕业后,他在巴黎银行工作了近两年,便加入高盛总部。在旁人眼里,Choi有着一份令人艳羡的工作,但他最终却放弃了高盛VP的职位,加入一所年轻的商学院。
 
Choi教授在办公室备课
 
  “对我来说,这也是一种回归。”说这句话时,Choi置身于北大汇丰商学院大楼的一间办公室内,身后的黑板上有些略带潦草的模型公式,墙上挂钟正好停在下午三点,这是金融市场最忙的时点。Choi去年这会通常在香港办公室盯市,但成为北大汇丰金融学助教授后,他便把更多的时间留给学术,而不是市场。
 
市场至上
 
  “在高盛,没有太多可支配的时间。”这位新晋的韩国教授将一叠文献放在电脑右侧,感叹现在有空补上落下的“功课”,以前早中晚都必须严格按照交易时间行动。
 
  Choi所在部门负责投行FICC业务,该业务是高盛全盛时的重头及最大利润来源之一。FICC,即所谓的固定收益、大宗商品及外汇市场,后者是24小时不间断的市场。Choi每天早晨八点钟准时来到办公室,首先核查相关报告,看是否存在遗漏问题。如有,他会迅速予以补救,以免耽误晨会和当天的工作进度。
 
  在交易时间里,Choi会通过模型分析数据,测算交易价格,将价格信息传达给交易员。此后,他必须进行风险监测,并撰写风险报告。与其它分析师一样,盯市只是工作的一部分,这直接与交易挂钩,需要迅速给出反馈。
 
  “我解决交易问题后,就完事了。”Choi回忆起跟着市场连轴转的日子,认为更大的挑战是如何寻求盯市分析与模型研究间的平衡。作为量化分析师,他带领的团队还要不断完善量化交易涉及的数学模型。“研究工作是持久战,我必须有一个规划,每天推进一点。”
 
  此外,“要时刻与全球的同事保持沟通交流。”Choi到香港高盛后,与亚洲团队接触较多,这是15人左右的团队,包括香港与日本的同事。在大项目上,他还会与伦敦、纽约的同事,约40到50人共事。由于时区跨度大,当夏季纽约开市的时候,伦敦沐浴着午后的阳光,而北京街头华灯初上。即便是不常出差的分析师,也得时常“倒时差”。
 
  Choi笑称,经过精密测算,他们已有一套完善的会议时间表。“与伦敦开会的话,最好在下午4点到5点。”这时,伦敦刚开市,同事们也上班了。而纽约与北京有着超长的时差,要和纽约开会的话,就必须定在晚上8点到9点。这时,伦敦区的团队也可以加入,“我们亚洲团队只能稍微做点牺牲。”
 
  “有时,我得工作到很晚。”Choi耸了耸肩,没有做过多的抱怨,而是话头一转,“所幸,投行的决策过程非常迅速,几乎前一秒讨论完,后一秒下单。”因此,他不必在会议结束后,再熬夜整理会议纪要或撰写报告,而是腾出些时间阅读新闻或文献。
 
  Choi从业期间主要做金融工程领域的研究,他论文见于Mathematical Finance, Applied mathematical finance等国际知名学术期刊,涉及实操中的利率互换、波动率分析、期权定价等模型和策略研究。
 
  然而,金融行业的合规很严,这令Choi难以与学术界保持畅快的交流。如果他想在学术会议发表公开言论,其演讲内容就得经由高盛的层层审批。此外,愈发严格的行业监管,使得针对新模型及新金融产品的研究机会正逐渐丧失,这对一直想从事基础研究的Choi而言,无疑造成了阻碍。
 
  Choi说,“从业这么多年,我总感觉自己会再回到高校。” 
 
回归初心
 
  “我从学弟那里得知北大汇丰商学院。”Choi在做研究的想法愈发强烈时,得知Seungjoon Oh正好在北大汇丰任助教授。Oh是其本科时低几届的学弟,但他获得美国密歇根大学金融博士后, 便加入北大汇丰。
 
  从Oh那里,他了解到北大汇丰是一所充满了活力与潜力的年轻商学院,建立了有国际竞争力的师资队伍,95%的教授毕业于海外名校,其中近一半还是外籍教授。而博士毕业于MIT,拥有顶级投行从业经历,Choi无疑也是这所商学院正在寻觅的人选。
 
北大汇丰商学院大楼
 
  “这是件很有缘分的事情。”从初闻到留下,Choi说一切都很顺利。在去年秋季入职的9位教授中,唯有他拥有十多年顶级金融机构从业经验,而且只申请了北大汇丰的教职。
 
  Choi坦言,国内外的老牌大学或学院,通常倾向于邀请业界人士承担部分课程的教学任务,较少有聘从业者作为全职教授的情况,因为它们在选聘时候,看重的是申请者的科研情况与教学评估。而北大汇丰则“更为多元,敢于创新”,没有拘泥于这两项条件,还考察申请者的科研潜力与从业经验。
 
  不过,对于没有教学经验的Choi而言,虽然所讲的内容都是从业期间所熟悉的领域,但如何深入浅出地让学生掌握这些知识,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挑战。他每次会花很长时间备课,除选取配套教材外,还大量阅读最新的文献,了解学生的知识结构,以便有针对性的调整课程内容。
 
  这学期,Choi专门在数量金融模块加入了“机器学习”的内容。对于看似高深的新领域,他却说,只要掌握了数学、概率论及统计,就了解机器学习的很多原理。“我担心只有两三个人选课,结果现在有18个学生。”他的担心多余了,但这门课却开得很应景。
 
  其实,早在AlphaGo与李世乭的世纪之战开始前,高盛就从未停止在科技金融领域的布局,无论是其对AI驱动的交易平台Kensho的投入,还是对内部科技部门的扩张,都足以看出高盛对人工智能(AI)和机器学习领域重视。近日,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又宣布裁掉40名主动型基金员工,取而代之的是自主研发的交易平台Aladdin。
 
  有人说,眼下要丢工作的不只是300万卡车司机,还有华尔街那帮金融精英。 Choi则认为,目前金融机构对AI、机器学习的运用主要在数据、交易信号分析方面,这会对普通行业分析师带来一定的取代作用,但在复杂策略制定等方面,仍然得依赖人机合作。
 
  这门课的开设,不仅是出于他对金融发展趋势的把握,也是想让学生不再盲目惧怕机器学习。期末时,每位学生要完成课程项目,选择数据组,运用所学的机器学习法,编程建模,分析具体问题。“我也会从商业角度,讲讲金融公司如何将AI技术转化成利润。”
 
  “一部分学生认为课太难,另一部分觉得对理论深入不够,”Choi略带幽默地说,“看来,我把难度控制在学生平均水平了。”目前,他主要在学校开设“随机金融”、“数量金融”两大模块,还讲授python等计算机语言课程。这些课对数学与计算机能力的要求较高,文科背景的学生会有些吃力,“所以,我收到的反馈有些分化。”
 
  每周课程结束后,他通常设有办公时间,帮助学生解决课堂的疑难问题。“生活节奏慢下来了” ,Choi现在得在香港与深圳两地跑,但授课之余还有大把时间留给科研。
 
  Choi的研究此前侧重两大领域:博士期间,他与导师共同发表了多篇应用数学领域的文章;从业后,他的研究开始转向金融工程领域。现在,他带着三位学生助理做研究,针对BS模型、随机模型,改进回归分析,增加结果的准确性,今后还会将重点放在机器学习领域。
 
岔路的抉择
 
  “学生想选择高薪工作无可厚非。”谈及学生步入社会前将面临的选择,Choi作为在金融圈与学术界都待过的人,感触颇深。
 
  据《北大汇丰2016年就业报告》显示,95%的毕业生选择直接就业,仅有4%的毕业生进入世界一流院校深造。直接进入职场的240名中国学生中,仅进入证券投行和传统银行的毕业生就达到53%,而在BAT等公司的金融类岗位、管理咨询等领域的占比不到8%。
 
  “存在一定的羊群效应。”他举了一个例子: 十多年前,韩剧里的男主多是帅气、高薪的金融精英,所以当时很多毕业生想成为基金经理或投行人士。不过,金融机构青睐好胜心强的人才,他们敢于尝试新事物、接受各种挑战,并非所有人都符合这样的人生设定。
 
  “就算最终不适应这类工作,他们凭借金融行业的积累,完全有实力换其它工作。” Choi认为,金融工作经验是一笔财富,不能简单定义为毕业生的盲目“试错”。就好比,打小喜欢数学的他,无论是做分析师,还是转行任教授,此前的经历都为此后的路做了铺垫。
 
  对于沉下心来做学术的学生,Choi则期待带着他们做深入研究,这让他想起博士期间与导师合作的时光。Choi建议学生在做选题时,不要拘泥于书本上的问题或理论,而是要去发掘真实世界中有哪些问题值得研究。“只要紧跟时事,便能发现好的研究选题。”
 
  如,与美国比,中国的信贷市场不够成熟,但微信、支付宝等网络支付平台却十分发达。“几乎所有人都在用,”他感叹,“其实,中国市场并未完全依照惯常的发展路径。”他今后研究大方向将聚焦新科技对中国经济金融业的影响,即 Fintech,包括此前提到的机器学习领域。
 
  而在太平洋彼岸的硅谷,经济学也开始渗透科技领域。科技巨头正大举招募经济学家,组建经济学团队,运用经济学理论有效配置资源。Choi指出,Airbnb需要有效的回归方法, 配对需要住宿的旅者与乐意提供房源的房东,而这取决于如何设计购销环节,让整个过程更为顺畅,实现公司利润最大化。 
 
  “不过,通常招募的是顶级经济学家,而不是刚毕业的新手。”Choi指出,经济、金融系毕业的学生,无论是专业知识还是思维模式,没有经过一定的调整和训练,难以顺利进入纯科技领域。他更建议学生进入金融科技领域, “Fintech是让金融与科技相遇。” 
 
  他认为,北大汇丰的学生已具备了专业的经济学及金融学的知识,若能够更关注科技行业的发展,在未来的科技金融时代将大有可为。由于学院处在中国高科技创新中心——深圳,培养学生深入了解科技公司,掌握AI及机器学习的核心技能,正是他努力的方向。“利用这些优势,北大汇丰将来应当能成为与斯坦福比肩的学府。”
 
  再次回到校园,Choi时而会忆起在MIT的日子,也以不同的视角切身体会着东西方教育的差异。他认为,这所北大汇丰与同母校一样有很好的教学质量,一流的教授资源,吸引了很强的学生,而两者的细微差异或在于一种氛围。
 
MIT Nerd Pride Print
 
  “MIT有种非常有意思的文化——Nerd Pride。”通常,Nerd指沉迷于编程、数学等复杂枯燥问题的人,他们不够入流,不善交际。但MIT的学生却乐做Nerd,因为他们眼中的Nerd,是指可以自己的方式,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这其实关乎独立与自信,这种氛围让学生不死磕书中教条或教授的教导。”
 
  “学生究竟想要什么?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Choi简单总结道,好似此前给予建议,仅是师生间的平等对谈,而非以师长身份制定的最优规划。
 
(撰文:金颖琦;摄影:谢凤)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