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院概况 > 新闻动态 > 学院新闻 > 李伯重:中国商业与商人成长的历史

李伯重:中国商业与商人成长的历史

发布时间:2016-12-29 12:05:57   浏览:[] 发布人:shengxc

         《管子》曰:「士农工商四民者,国之石民也。」商在古代是末流,而在历史长河的推动下,如今成了主流,“商”历史地位的变化值得思考。为什么历史对于经济学而言很重要?通过考证历史,能够得到许多新的观点与视野,带着新的视野来看当下,会得到不一样的答案。

李伯重 教授

毛娜  北大汇丰MBA项目办公室主任

        12月22日,耦耕读书会第七期读书沙龙在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519教室举行,活动主题为“从‘末业’到‘主业’和从‘末流’入‘主流’:中国商业与商人成长的历史”。著名经济史学者,清华大学教授、香港科技大学荣休讲席教授李伯重作为本次读书沙龙主讲嘉宾,对以往学界对中国传统社会中的商业和商人的看法进行检讨,指出其错误之处,并从新的角度提出自己的看法,从而为听众提供一种认识这些问题的新观点。“耦耕读书会”由经济金融网与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MBA项目联合主办,旨在为汇丰商学院学子营造读书的氛围,并为社会公众提供学习和思想碰撞的平台。

         李伯重教授从“商”的定义入手,观察中国传统社会中的商业和商人。“商,度也。”自古就是和计算相关的,之后又涉及商议、商讨。朝鲜高度崇尚儒家,大都读《史记》,但其中的《货殖列传》却被删掉了,因为他们认为儒家经典不应包括做生意。那么商人是什么呢?古代中国把商人分为“行商”与“坐贾”。行商就是在外地卖,一般为大商人;坐贾是在本地卖,可以是小买卖,行商是古代商人的主力。总体而言,大部分时间内,商人是普通人,司马迁称他们为“布衣匹夫之人,不害于政,不妨百姓,取与以时而息财富,智者有采焉”。

        “咬文嚼字”后,李教授谈及了传统商业社会的发展。《货殖列传》中提到,一个社会中必须有四种人:“待农而食之,虞而出之,工而成之,商而通之。”这里分别对应着农业、采集业、工业和商业,因而商业在传统社会里是必须存在的行业。有个词叫本末倒置,末业是工商业,本业是农业,重农抑商是中国传统的思想。商鞅变法后,秦国强盛统一中国,而重农抑商是其变法中的重要部分,禁止农民经商,对商人收税,大幅度提高消费品的税率,实行国家管制等,这里重农是目的,抑商是手段。当然,这一思想也是在不断变化着,明代时政策已逐渐放宽,张居正改革的时候越来越反对,到了清朝,认为做生意应该让老百姓做,国家不应管制。

        中国的商业形态可以分为几个时期。首先是农村集市贸易,它在唐朝后期才出现,这种市场上的交换,主要是小生产者之间的品种调剂,它巩固了自给自足。城市市场贸易比农村集市贸易早的多,从周朝就开始了,比如《木兰诗》中的“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但集市的数量很少,唐朝的长安是当时最大的城市,城墙八十里,人口近百万,但其中也只有两个市场。跨省的区域市场在宋朝才出现,到了清朝中国出现了八大区域市场,区域市场之间在清朝出现了紧密的联系,继而出现了全国市场。

        历史中真正有利可图的大宗商品不多,在汉代就只有两种——盐和铁器,当时最富有的人都是从事这两项买卖,比如卓文君的父亲,由于利润丰厚,汉朝经过讨论决定将这两项收为国有。到了唐朝,又出现了一个新的产品,茶叶,茶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发现可以提神,后来又因为喝茶需用煮沸的水,从而大大地减少了当时的肠道疾病,所以逐渐成为大商品。最早的丝绸之路从文化上来说是很重要的,但从经济上却未必,其地势险恶且强盗众多,所以行商进行贸易时成本极大,只能买卖价值高而重量轻的东西。汉唐主要卖丝织品,进口玉石、珠宝和香料。到了宋朝,出现了海上丝绸之路,贸易快速发展,可以把笨重、单位价值低的物品运出或者运入,出口丝织品瓷器、铜钱、铁器。

        中国在宋元时期确实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变化很大。马可波罗认为当时的泉州与亚历山大并为世界最大海港,有外商数万。明清时代变化更大,大航海时代到来,当时主要的贸易伙伴以日本和葡萄牙最为重要。清朝中国的主要贸易伙伴又新增了英美法和俄罗斯,其中以英国最为重要。在广州,国际贸易中和英国的贸易量占80%以上,中国对英国商品的需求不大,英国只好用硬通货白银来弥补贸易顺差,但手中的白银越来越少,所以后来就贩卖起鸦片。正如贡德·弗兰克所言:“1800年以前,中国在世界上具有异乎寻常和不断增长的生产能力、生产效率、竞争力和出口能力,这是世界其他地区都望尘莫及的”。

        中国古代社会在秦始皇统一之前被称为四民社会——士农工商。职业不自由,子承父业。春秋后期至战国,自由商人经营规模更大,其著名代表春秋末有子贡和范蠡,孔子周游列国也多靠子贡资助。《论语·子罕》篇:“孔子罕言利”,商人的本性就是求利,如果不受制约的话,就会造成不好的结果。但商人的价值观与地位也在逐渐改变,明代王阳明的“格物致良知”说,提出“虽终日作买卖,不害其为圣为贤”,是他企图打破传统的“荣宦游而耻工贾”的价值观之举,抬高了商人地位的经济伦理,为商人所乐于接受,同时期提出的“贾为厚利,儒为名高”意味着“商”已置于“农、工”之上而与“士”并列。

观众提问环节

        李伯重教授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讲课时,学生们对中国历史很感兴趣。作为世界最大的进出口国,中国的商业地位毋庸置疑,其历史中也包含着对当下的指引。在商言商,李伯重教授此次来到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亦是为同学们带来新的商业思考,以史为鉴,用新视角去看待未来。

北大汇丰公关媒体办公室主任 本力老师向李伯重教授赠送耦耕读书会纪念品

        (撰稿:黄河,摄影:曹松)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