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院概况 > 新闻动态 > 学院新闻 > 何帆:如何理解政策决策的艺术

何帆:如何理解政策决策的艺术

发布时间:2016-11-24 15:26:58   浏览:[] 发布人:shengxc

        如果经济学出现了一次新的革命,一定是对多变的现实世界有了更为透彻的理解,对经济政策的失误有了更为深刻的反思。因此,从关注现实、关注政策入手,或许是经济学者另辟蹊径的机会。

        在人类历史长河中,政府与经济关系一直很密切,要发展经济,首先要理解政治。那我们该如何理解政策决策呢?

主讲人何帆博士

        11月18日,耦耕读书会第六期读书沙龙在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401教室举行,活动主题为“如何理解政策决策的艺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何帆博士作为本次读书沙龙主讲嘉宾,通过解读点评个人推荐的经典著作或重要读物,分享相应的观察和研究心得,与大家交流他对政策决策的长期思考和洞见。“耦耕读书会”由经济金融网与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MBA项目联合主办,旨在为汇丰商学院学子营造读书的氛围,并为社会公众提供学习和思想碰撞的平台。本次读书会得到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的大力支持,参与互动环节的听众获赠由何帆博士校译并作序的《经济政策:理论与实践》一书。活动由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MBA办公室主任毛娜主持。

        首先,毛娜老师隆重介绍主讲嘉宾。本次主讲嘉宾何帆博士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助理、副所长,财新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研究领域为国际金融、中国宏观经济、国际政治经济学。并担任中国人民银行汇率专家组成员、财政部国际司顾问、商务部WTO司顾问。此外,他还是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特约评论员、新华社特约观察员、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青年全球领袖、亚洲社会青年领袖。

北大汇丰MBA办公室主任毛娜

现场座无虚席

        本次演讲可以概括为四部分内容:理论上的政府决策是什么,政府决策面临的问题,政府决策的约束条件,以及如何分析政府决策。何帆博士以幽默风趣的语言对理解政策决策进行了独到的解读。

理论上的政府决策是什么

        首先,何帆博士介绍,目前关于政府决策,人们认识到的主要是是教科书上的规范定义,即追求社会福利函数的最大化,但这个假设存在三方面问题:一是如何加总个人偏好,二是民主制度是否合理,三是政府是否是全知全能的。

        对此,何帆博士提出质疑:政府政策能否将个人利益加总起来?在个人利益不能加总起来的情况下,往往采取投票形式,那么投票表决的比例因为制定的标准而不同,这样也不能确定是否合理。

政府决策面临的问题

        根据公共选择理论,在政府决策过程中,官员往往为追求部门利益最大化而忽视整体利益。此外,很多政府还会受到财团控制。因此,这些政府制定的政策是不合理或低效率的。

        在政策决策中可能会遇到三方面问题:共容利益、意识形态和政治心理学。其中每一方面都可以揭示一定的问题,但仍然不能完全解释政策决策的现实情况。新古典经济学的基本假设是经济人假设,认为人会做出对自己效用最大化的决策,但现实中往往并非如此。

        首先,并非所有的官员都只关心自身的利益,通过把其他人的利益融合到自己的利益中即“利益相容”,有的的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做到“大公无私”。

        谈到意识形态,何帆博士以美国大选为例,指出当选的特朗普的很多观点源于其自身的意识形态,而非出于他自己的利益,其实他提出的一些政策首先正是损害了支持他的选民。

        何帆博士向同学们推荐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丹尼尔·卡尼曼的经典著作《思考,快与慢》。书中指出,人经常靠本能判断和决策,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本能是正确的,但同样存在本能失效的情况。行为心理学会影响我们的记忆和判断,进而影响决策。

政府决策的约束条件

        “丁伯根法则”指出,政策工具的数量要比目标数量多。但现实情况往往相反,有的政策目标找不到相应的政策工具,且政策目标之间也会存在冲突。何帆博士分析到,政府政策决策主要存在四个约束条件。

        一是财政资源的约束。现在,政府将很多市场问题揽入自己的责任中,比如养老问题和失业问题等;而在亚当·斯密时代,这些都是个人的问题,由市场选择,与政府无关。

        二是干部资源的约束。干部资源往往比政策的设计更重要,因为需要执行政策之人。

        三是群众基础的约束。罗斯福曾经说过,当领导最可怕的事情是你在前面跑,回头一看没有一个人可以跟上。即使你的方向对,但是速度太快,群众没有跟上,同样属于缺乏群众基础。

        四是国际政治的约束。放眼国际舞台,很多决策受国际政治的约束,要满足其他国家的利益,需要平衡。

如何分析政府决策

        分析政府决策,何帆博士首先介绍了著名经济学家巴格瓦蒂的《贸易保护主义》一书中的政治经济分析“I-I-I框架”,即利益(Interest)、制度(Institution)和意识形态(Ideology)三要素分析框架。在经济下滑时,人们会更悲观,当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时,更倾向于埋怨其他人。制度主要在于给予谁权力,涉及对立法、行政、司法等的权力分配。对于意识形态的重要性,他举了一个有趣的例子---英国支持单方面的自由贸易,也就是“你对我提高关税,但是我却对你降低关税”。这是因为英国政府认为,无论其他国家的贸易政策如何,他们都会坚持自己的做法。

        另外,何帆博士强调还需要分析领导人的性格、集体记忆和小团体思维,也就是从政治心理学角度来分析政府决策。集体记忆即是指历史,不仅包含自身的历史,也包含他人的历史。小团体思维是指如果一个团体非常团结一致,就很难有不同的观点出现,因此决策就容易出现难以被人察觉的纰漏。

        何帆博士总结道:“政策即政治。”要懂政治,懂决策,就需要学习政治语言,学习党史,要能够让自己在放空的状态下学会移情,学会“站在别人的鞋子里”换位思考,当你理解了别人,也就理解了自己,理解了人性。

        而后,经济金融网主编本力老师与何帆博士进行了互动。本力老师首先引用了一句名言进一步阐发“移情”的重要性,那就是“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要在执行中加强理解”。随后就三个问题展开讨论。

        一是现实中“学”和“研”是否存在一些局限。对此,何帆博士解释道,人们一开始认为很多假设的前提是理性,但忽视了人的本能。本能是一套不断反复测试的软件,理性是后来补的补丁,但这个补丁不一定管用。何帆博士认为,行为经济学代替古典经济学,大体相当于“日心说”代替了“地心说”,但从“日心说”再到宇宙的视野,需要经济学发展到更广阔的领域。

        二是如何拓展读书的广度和宽度。他谈到,研究经济,应该多读一些心理学的书籍,并推荐理查德·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弗朗斯·德瓦尔的《黑猩猩的政治》以及杰拉德・戴蒙德的《第三种猩猩》等书。

        三是介绍读书的方法。何帆博士解释说,每读完一本书,应该训练自己是否记住了这本书的一个故事,一个金句,一个词甚至一个字,这样坚持下来,你的人生就会收获很多。同时,要通晓人情世故,多读无字书。

现场观众踊跃提问

何帆博士为读者签书留念

        最后的互动环节,问题的范围十分广泛,包括农村政策公平与否,中国在未来应该如何应对反全球化浪潮等问题,何帆博士均以睿智幽默的方式给予了解答,此外还推荐了《罗斯柴尔德家族》、《大而不倒》等优秀书籍。

        活动结束之后,本力老师代表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向何帆博士赠送了耦耕读书会纪念品,同学们纷纷上前与何帆博士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在意犹未尽中回味这场读书分享的盛宴。

撰稿:葛建梅

摄影:谢凤 郭永振

点击排行